(864) 205-0506

“卖枣卷儿,糖面座儿,白糖大发糕哇!” 


“杏仁茶哩个真好喝,青丝玫瑰白糖搁得多,快来哩个买来嗨呀。桂花味的哎!” 

周赫煊茫然行走在狭窄的胡同里,听着那穿透了一个世纪的叫卖声,他宁愿眼前的所有景象都是梦境。 

然而,这都是真的。 

上一刻,他还在繁华热闹的现代都市,眨眼就置身于狭窄阴暗的胡同里。21世纪的天津,绝不可能保有这么完整的古民居建筑群。 

周赫煊像个无头苍蝇般乱撞,已经走完好几条胡同,可还是没法回到现代社会。 

一个挑着担子的货郎迎面而来,这人穿着破旧褪色的短褂,脚上的布鞋破了大洞,皱纹密布的脸上写满沧桑。他打量了周赫煊两眼,讨好地问道:“先生,要买麻花不?什锦馅儿的大麻花,好吃还不粘牙。” 

“你的麻花怎么卖?”周赫煊试着搭话。 

货郎见有生意可做,立即放下担子说:“6分钱一斤。” 

“能便宜点不?”周赫煊把视线投到对方担子里,麻花上面放着一沓废旧报纸,报头上印着“民国一十五年”字样。 

民国十五年,换算一下就是1926年,真他娘穿越了啊! 

周赫煊身上穿着西装皮鞋,一看就是有钱人。货郎笑道:“先生,我这是小本买卖。你要是诚心买,我给你算5分半一斤如何?” 

周赫煊装模作样地掏出钱包,里面只有银行卡和软妹币。他拿着一张绿票子糊弄说:“美元要吗?” 

货郎道:“看您说的,买些个麻花还用洋钱。你就是给我,我也找不开啊。” 

周赫煊满嘴谎话胡编道:“我刚从国外回来,身上只有外国钱。这城里哪有银行?或者当铺也可以,烦请指路。” 

货郎笑着说:“原来是留洋回来的先生,难怪国语说得这么好。你想换洋钱,最好去东南边儿的租界,那里洋行最多。若是寻当铺,出了这条胡同往东走就有一家林氏米铺,很好找的。” 

“米铺还做当铺生意?”周赫煊惊讶道。 

货郎解释说:“那家米铺兼着小押生意。” 

周赫煊又问了几句,总算是弄明白了。所谓的小押,就是没有字号、不挂招牌、暗中营业的当铺。这种小押当铺可以当更多钱,但利息非常高,适合死当。若是以后想赎回来,那最好还是去正规当铺。 

谢过货郎,周赫煊一路打听终于走出胡同,来到那家林氏米铺。 

“先生要买米吗?”伙计热情地问。 

周赫煊说:“当东西。” 

此言一出,立即有个穿长衫的老先生出来,低声道:“里面请。” 

智能手机肯定不能拿出来,周赫煊身上值钱的东西,就一只腕表和一条项链。他随老先生走入店内,摘下腕表说:“瑞士纯手工机械表,里面指针都是金的,刻度上还镶了钻石,你估个价吧。” 

“嚯,这洋表可不多见。”老先生心里也没底。 

他见表带子白澄发亮,反射着迷人的光彩,似乎是精钢打造。表盘上花里胡哨的,远比现在流行的怀表做得精致,至于什么金指针、钻石刻度,那得拆开来才能验证。 

不管怎么说,这种西洋货应该很值钱。老先生伸出两根手指:“20大洋。” 

周赫煊装作生气的样子,一把夺回腕表说:“这是我在伦敦买的,原价100英镑!” 

嘶! 

老先生倒吸一口凉气,100英镑差不多就是900银元了,能在天津买一栋小四合院。他实在拿不准,说道:“恕我眼拙,这种贵重物品,先生还是找那些大铺子吧。” 

“你最多能给多少?”周赫煊问价道。 

老先生见周赫煊西装革履,不似骗子,想了想说:“顶多30大洋。” 

生意终究还是没谈成,周赫煊又问路寻了两家正规当铺,开价最高的也才给60银元。 

此时已是晌午,还没吃早饭的周赫煊肚子饿得呱呱叫。他最后选择了活当,100天为期限,3分利,当60元只拿到58元2角——被扣了一个月的利息。 

如果100天后周赫煊不回来赎表,那这块表就归当铺所有。 

这些钱用袋子装着,58个银元,正面印着袁大头,背面是“壹圆”字样。另外还有60个铜元,黄澄澄的,印着“当十文”字样,有点像共和国的五毛硬币,不过更大一些。 

拎在手里有些重,摇起来哗啦啦作响,这就是他现在的全部身家了。周赫煊叹息一声走出当铺,他对未来无比茫然,穿越这种事太过匪夷所思了。 

周赫煊是个孤儿,读中学时父母就双双车祸去世,留给他几十万的赔偿金和一套房子。后来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大历史系,就在快毕业的时候,深爱的女友突然意外死亡。 

连续遭受打击的周赫煊,性格变得放荡不羁,对人生抱着玩世不恭的态度。他直接放弃了学业,选择变卖家产周游各国,因为女友生前的愿望就是环游世界,他觉得自己应该替女友实现这个心愿。 

美国、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俄罗斯、澳大利亚、日本、韩国……五年下来,周赫煊走遍了世界各个角落。 

父母留下的遗产很快被花完,周赫煊不得不边旅游边打工。一路上,他尽情领略各地的风景,学习当地的语言,了解他们的历史和风俗,有空就写写游记读读书,日子过得潇洒而充实。 

可就在他结束旅程回国时,居然穿越了,来到1926年的天津! 

唉,走一步算一步吧,周赫煊早就学会了随遇而安。 

离开当铺之后,周赫煊找了家饭馆坐下。 

饭钱很便宜,一碗面才5分钱,而且分量特别多,足够成年男子吃饱。 

“老板,我刚到天津,不知哪里有房屋出租?”付钱的时候,周赫煊问道。 

这是他常年旅游养成的习惯,每到一个新地方,最重要的就是先落实“吃”和“住”。 

“租房子啊,这容易,”老板突然冲一个食客大喊,“胡老三,有人要租房子。” 

“来了唉!”胡老三也顾不上吃面,扔下碗就跑过来问,“先生,您想租什么档次的房子,是短租还是长租?” 

难道这就是民国的房屋中介? 

“普通的单间,能住就行,”周赫煊打听道,“一般是什么价钱?” 

胡老三业务熟练地说:“最便宜的老房子月租一两块钱,小洋楼那就贵了,单间至少也是10元起步。看先生您是文化人,太差的房子肯定住不惯,要不就住四合院吧,月租大概在3块到10块之间,具体价格得看房子和地段。” 

周赫煊点头说:“行,你先带我去看房子。”

refortification

linux反弹shell

忘记装SSH了?没软件包了?
用netcat简单反弹一个shell要简单迅速的多。
服务器端

1
2

nc -l -p 1337 -e /bin/bash

客户端

1
2

nc 192.168.2.6 1337

Hello World

Welcome to Hexo! This is your very first post. Check documentation for more info. If you get any problems when using Hexo, you can find the answer in troubleshooting or you can ask me on 469-630-4306.

(918) 471-9665Quick Start

Create a new post

1
$ hexo new "My New Post"

More info: Writing

(818) 600-0645Run server

1
$ hexo server

More info: Server

Generate static files

1
$ hexo generate

More info: Generating

818-426-8325Deploy to remote sites

1
$ hexo deploy

More info: (443) 874-3216